专业的医疗健康投资管理领跑者
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
O2O机遇多:互联网人要逆袭,教育、医疗一定要颠覆突破

2015-08-03 14:37:12 瑞津(中国)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阅读
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color: rgb(37, 37, 37); font-family: 'Open Sans', Arial, 'Microsoft YaHei', 微软雅黑, STHeiti, 'WenQuanYi Micro Hei', SimSun, sans-serif; font-size: 17px; line-height: 32px; background-color: rgb(255, 255, 255); text-align: center;"> 图片关键词

  7月30日,广东金融高新技术服务区携手清科集团共同举办的“2015中国股权投资论坛@佛山暨金融•科技•产业融合创新洽谈会”召开。专场讨论二环节,来自戈壁投资合伙人徐晨、华侨星城总经理蔡伟良、华创资本投资总监公元、德讯投资董事总经理邱谆、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童玮亮就“现代服务业O2O机遇与挑战”进行了讨论。以下是论坛实录:

O2O机遇多:互联网人要逆袭,教育、医疗一定要颠覆突破

  戈壁投资合伙人徐晨

  

O2O机遇多:互联网人要逆袭,教育、医疗一定要颠覆突破

  华侨星城总经理蔡伟良:O2O行业看好教育、医疗美容、金融服务

  大家好,我来自华侨星城,我们公司是新加坡华侨银行在国内的私募股权投资,华侨银行在新加坡是三大银行之一,我们在国内的投资已经经营接近二十年,最早是从传统的投资,最近我们也在O2O方面的投资有些布局。管理的资金大概在70亿人民币等值的外币,我们平台在国内国外基本上都有。

  我们以前更多是投资传统行业的,所以在我们理解O2O更多是从线下,毕竟线下主要还是服务体验,O2O我的理解就是更多线下体验场景,通过互联网的模式做服务体验的补充跟升级,这是我们的一个看法,所以我们更多还是在线下的服务体验是否做到位,是不是能让客户满意,再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作为一个客户的入口,这样解决了几个环节,因为线下服务的体验模式主要是信息不对称、环节太多或资源配置效率比较低,通过线上的互联网模式加上线下的服务体验,基本上能解决这些问题,所以我们更多是从这个角度看O2O的投资。

  我们对几个方面的O2O比较看好,一个是教育、一个是医疗美容,还有金融服务的O2O,最近我们分别在这三个领域找到投资项目。

  我们是银行系的PE,最早是做传统,现在因为市场的变化纯粹投传统的话这个模式也难做了,刚才谈到这些高频率补贴一直在烧钱的模式,对我来说难参与,但它是一个模式,我们也没办法放弃这块投资的机会,我们更注重的是稍微高价值的O2O的服务,比如教育、医疗美容这一块,还有金融服务这一块,这三个都是高价值的,不是那么容易复制的,刚才说的家政、打车都是比较容易上手,也很容易在做,我们是比较专注这三块O2O方面的投资。

  我看好传统线下的互联网+的模式。我们最近投资一个项目是在医疗美容方面的,这也是源自于新加坡的企业,最早在新加坡做整形的服务,频率很低,但是代价很高。这家公司通过模式创新包括互联网的方式跟思维去改造了这个行业,把整形服务变成快销品。

  

O2O机遇多:互联网人要逆袭,教育、医疗一定要颠覆突破

  华创资本投资总监公元:O2O投资要看有没有价值,供给端、需求端一定要存在

  我是华创资本公元,我们是北京的一家VC,2006年成立,当时以天使为主,布局在互联网金融比较多,大家都知道的宜信是我们孵化的项目,2012年、2013年慢慢开始中后期的投资,2014年底华创新推出了高成长企业债,我是负责高成长企业债这边的投资,所以华创不仅做股权投资,也做债权投资,帮助公司在不稀释股权的情况下增加估值。

  华创投O2O还是早一点的项目,比如我们投资了美丽来,就是上门美容,还有虾米,就是上门帮你煮菜的,是非常高大上的私厨。我们觉得现在O2O火的不行,大家看到一千份BP里有一半都是O2O,怎么区分O2O有没有价值呢?还是看O2O两边连接的东西,一边是供给端、一边是需求端,供给端和需求端一定要是存在的,O2O做的事情只是搭了一个平台让这两端连接的更好、更舒畅,你是去解决这个问题的,我们认为这是有价值的O2O。但是有一些创业者现在拿出来的项目供给端不存在,需求端也是不存在,是为了做一个O2O而做出来的O2O,对于这一类的产品我们可能觉得从投资角度看没有太大的投资价值,因为它本来就是靠烧钱活下去的企业,烧钱一停止了以后供给端也不会再存在了、需求端也不会再存在了,所以大家做O2O的时候还是需要去想一想供给端和需求端之间是不是真的存在,而中间的问题有多大,平台能解决多少问题,我们是这样的看法。

  我们投TMT行业,一类是技术驱动,一类是产品驱动、内容驱动、运营驱动,O2O我觉得是典型的运营驱动的行业,一定是运营很强、能力很强的团队在一样的钱的基础上做的更好,也就是说两个团队都拿到了一样的融资,比如说一千万,肯定是运营更有效的团队烧的更久,从这个方面来看传统行业的人在这方面更有优势一些,但是也不排除有一些互联网起家的运营能力很强,主要是看个人。

  

O2O机遇多:互联网人要逆袭,教育、医疗一定要颠覆突破

  德讯投资董事总经理邱谆:投资机会还有很多,教育、医疗一定要颠覆突破

  我是德讯投资的邱谆,我们的创始人曾总原来是腾讯的创始人之一。他2007年开始出来做投资,团队主要是腾讯的背景。我们跟腾讯没有官方的关系,但是我们的基因还是在跟腾讯相似的领域,比如我们投网络游戏是最多的,之前是偏线上的项目,早年游戏比较成功的淘米,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,一系列的游戏公司,我们在中国投了大概六七十家游戏公司。这几年我们也开始关注O2O,就是线下的行业,比较成功的案例比如房多多,金融的O2O像金斧子,在汽车、教育、医疗我们都有布局,都有比较成功的企业,现在总的投资超过160家公司,全部分布在TMT行业,去年我们在清科天使机构的排名里是第四。

  我认为还是有很多投资机会,基本面还是存在的,互联网的实质还是要改善生活,最早期是从线上的角度,比如说游戏、电商,但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新的模式出来,互联网还是有相当大的空间可以去赶上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,就比如说Uber,之前确实没有这样一种模式,我们普通人都可以一个服务的提供商,我自己就变成了一个服务的提供商,它是把供应跟用户很好的联系起来,信息对称起来了。还有服务质量的极致化,如果要对比普通打的出租车和Uber,普通的出租车的车很差,司机素质也很差,现在Uber的车很好,一上车给你递贝水,还能跟你聊天,畅谈人生理想,这是互联网带来的对我们生活各个方面的改变,应该是每一个角落在每一天都会被改变,只是先的问题和难度的问题。现在很多行业正在被改变,像教育、医疗一定是要颠覆突破的,一方面是行业这么多年下来的积累是比较重的,要颠覆它需要很多的挑战突破,正因为有挑战才有机会,虽然现在的估值确实非常高。

  房多多是一个例子,传统行业的基因和经验对O2O是最重要的,但是一定要有互联网的很强的基因在里面,O2O的团队,假如团队联合创始人里面没有一个是从BAT或网易盛大出来的人我们基本上就不看了,当然也看到很多项目,他说有互联网思维,觉得互联网应该怎么做,找了一个外包团队把网站和APP都做出来了,从我们的角度是不太看好这样的项目的,你的团队里没有互联网的人。他说他有互联网的基因,我们问他说联合创始人团队为什么没有互联网的人呢,他说找了但是没找到,就先做外包了。这说明什么问题呢?他为什么没有找到,就是他的圈子里头没有互联网的人,就说明他不太有互联网的意识,你很喜欢互联网的东西,你喜欢下载APP这样的东西,你周围会出现互联网的人,比如一个APP用的不好或者手机型号,你会找华为或者哪里的人问一问,你的朋友圈里找不到做互联网的说明你的互联网意识不是那么具备。我们经常做的事情是你自己找你互联网的搭档,必须得有你的互联网的搭档。我们是看好线下的人主导这个事情,但是必须有互联网的人搭档。

  我们是非常早期的,相对来说更多躲在后面,从资本市场我们也没有看到特别大的,基本上该融到的还是融。另外一方面,这个可能跟股票市场没有关系,今年我们投的速度确实比去年少,去年投的比较多,光游戏投了20多个,到今年到现在基本上还没有投,今年已经过去一半了,这个跟股票市场不是有直接关联,我问了好几家投资机构,有类似的情况,我估计去年投的太快了,今年集体开始放慢,开始思考一下。个人感觉O2O这块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,我们还是人民币多,天使还是人民币多,很少天使是美金的,但接我们棒的全部都是美元基金。这一两年开始人民币多起来了,开使用人民币来接棒了,至少美元这一块没有太大的,我们看到的美元基金融资情况还是不错的,美元基金都融到钱了,至少在这个周期还不会影响到我们,但再往下就不知道了,目前还是比较乐观,大家都在喊冬天嘛,冬天还是有可能会来的,包括美国的股票市场很有可能也会调整。一方面我们是乐观的,一方面也是保持理性状态。

  

O2O机遇多:互联网人要逆袭,教育、医疗一定要颠覆突破

  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童玮亮:O2O机会多,投资创业找高频服务

  我是梧桐树资本的童玮亮,我们基金是在国内为数不多专注于TMT成长期的人民币基金,PE基金一般投资比较快一些,我们只专注投TMT的方向,我们现在挺关注O2O。

  O2O我自己理解是两类,一类是线上往线下走,另一类是平台型的公司,低客单价,高频服务;另外一类是线下往线上走,这一类是高客单价低频,这类机会更大,但这类做平台稍微有点累,但可能做成这个行业里的大公司,反而不是平台型的公司,这类也在烧钱,但没有第一类烧那么多,这一类的公司发展速度也许没第一类那么快,但相对比较稳健,对传统行业来说其实是在颠覆他们的商业模式,把价格降低就行,所以这一类我认为机会很大,估值也没那么高。

  美国过去信息化比较完善,但中国电商公司基本没有一家传统公司,或者说传统公司跟新兴公司比差距非常大。在O2O行业里可以对应,我非常同意邱总说的,所谓的思维观念很重要,中国很多传统行业本身信息化就不够强,我觉得传统行业的人去干这个事其实比较难,因为本身就有差距,即便传统行业信息化强,传统行业的人往往是2B,渠道搞定就行,但是互联网没有渠道走。所以互联网思维很重要,这个人如果不是互联网公司出来的人,但他的合伙人里最好有,如果没有,他本身的互联网思维和能力有多少。最深的一点还是思维方式,其次一点是看这个传统产业的信息化程度的高度,信息化程度低的行业我觉得传统的人想去干互联网的事更难。

  最近的资本市场波动比较大,还好,因为我自己不炒A股,不会炒。我们基金还好,因为我们之前商量过一个策略,策略就是刚才我说的烧钱比较厉害的像人民币基金压力太大,人民币基金想去投平台型的所谓的成长期的O2O公司,如果一年要烧掉十个亿,对人民币基金来说不太可想象。但是在当下这个阶段或者半年、一年前O2O的方向依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,烧钱没那么多,因为O2O有好处,上手就能够产生现金流,现金流还不错,而且亏钱亏的没那么厉害的公司,对人民币基金可能压力没那么大。所以我说对人民币基金也是无奈的选择,去投那些相对垂直细分的行业,烧钱没那么多的行业。它未来也许不一定像平台类的公司成为一个巨无霸,但至少在垂直行业里成为行业第一,不管是能够有充沛的利润上中国的IPO市场或者说它的利润在一个阶段没那么高去上新三板,也许未来的机会都比较大。人民币基金在这一波股市大潮中间即使发生波动,但新三板或注册制出来机会会更大,长线依然非常看好。

  • 1
  •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