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业的医疗健康投资管理领跑者
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
互联网+只是二次产业革命的开始

2015-06-26 17:24:07 瑞津(中国)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阅读

二次产业革命的幽灵已经潜入人类社会。它与孤独星球最智慧的头脑融合,与疲态渐露的资本主义合流,对一次革命以来形成的商业与产业形态,发起了从核心到末梢的革新。

19-20世纪发生的产业革命,是人类对中世纪从形而下到形而上的双重反制。那个以蒸汽机为核 心组件构造的一代科技幽灵,犹如它所反对的上帝,用蒸汽机、煤炭和钢铁捏造出了现代工业。机器取代人力,大规模工厂化生产取代个体工场里的手工生产。现代 工业的猛兽四处冲突,厂房里迅速生产超出人类所需规模的商品,大地铺满铁路,天空印满航线,海洋上漂浮驶往全球的货船。人类风俗也随之改变。

上帝塑造的旧世界被武装起来的人类大规模改造,物质和精神按照工业的逻辑呈现在地球表面。日转 星移,20世纪晚期到今天所正在发生的是二次产业革命。新的幽灵侵入了人类史,正在荡涤旧的幽灵,像是新的系统取代旧的系统,新的物种取代旧的物种。推动 一次产业革命滥觞的,是蒸汽机、煤炭和钢铁;推动二次产业革命滥觞的,是代码、芯片和光纤。

一次产业革命改造后的世界,由原子构成;二次产业革命正在将世界改造比比特和原子的混合体。真实走向虚拟,虚拟成为一种现实。如一次产业革命一样,二次产业革命也将产业和商业打散进行重新连接,事物将由此重新形成和分布。

一次革命后,机器成为人类社会的一员。产业层面发生了改变,从过去的手工业进入到了大规模生产、大规模销售和大规模营销的新阶段。这背后的现实是资源、能源和机器智能化不足被迫形成的统一标准、复制模式和大众统一口味。人类有了流水线、电视台、ISO2000和消费主义。

二次革命,程序智能成为人类社会的一部分,运算充足也成为重要变量。人不再是之前单向度的瘦弱 的人,人接入了由芯片、程序、协议、光纤和运算终端组成的全球网络。在这个网络生态中,人既不伟大,也不渺小,作为湿件和硬件、软件共生。但相较之前被矮 化的消费者身份,人突然变得强大无比,所有的产业都像苦恼的情人一样向消费者倾诉衷肠——我是真心的。生产商、渠道商业和消费者,这市场的三要素的关系发 生了变化。

一次产业革命早期,“生产商>渠道商>消费者”;后期,“渠道商>生产 商>消费者”和“渠道商>生产商>消费者”并存,消费者被视作可以随意塑造的沙发土豆,因为他们势单力薄而且无法承受连接在一起的成 本。进入二次工业革命后,与程序智能融为一体的消费者的地位迅速提升,市场于是呈现出生产商、渠道商和消费者日趋平等的趋势,甚至消费者阶段性地成为权力 中心,不过长远看随着不对称的消失三要素呈现出走向平等的趋势。这一切发生的逻辑是:借助程序智能和信息网络,不只单一消费者的力量变大上百倍,消费者和 消费者更可以自由地联合起来,消费者群体的力量足以抗衡生产商和渠道商。

发生变化的,不只是生产商、渠道商和消费者三者的关系,它们的身份也会不断重叠。消费者参与到 生产环节(众酬、Solar City的家庭太阳能发电体系),消费者同时成为渠道商(邀请码机制),至于渠道商和生产商可能根本就是一体的(Google、360)。市场发生了个本 性变化,三要素的身份愈发融合,个性的、独一的、定制的产品大行其道,背后依托的是3D打印技术等程序智能和运算能力过剩的现实。

事情终归要发生,趋势已经形成。人类正在摆脱资源、能源和智能不足的束缚。这种根本性变化的发 生,旧的产业逻辑和市场关系正如冰山一般发出吱吱的瓦解声。市场中的生产商、渠道商和消费者将被率先革新,顺应趋势的将取代背离者。而二次产业革命的归 宿,用人类最聪明的大脑加上现今所有的运算能力可能也无法推算出来。媒介先驱麦克卢汉通灵蒙出来的答案是,重回部落时代。我赌他对。